特朗普上台满月 新政不止三把火

2017-02-24 09:16:30 来源:经济参考报 作者:

  特朗普1月20日正式就任美国总统,上任首月他就快速签署一系列行政令和备忘录,兑现其竞选承诺,展现其说到做到的形象。许多政策另起炉灶,与奥巴马背道而驰。未来在实施中如不能化解各种冲突,成效存疑。

  新政连发

  上任仅一个月,特朗普已经签发了20条左右行政令,经济方面的内容就包括移民、基建、行政管理、金融去监管等,其新政围绕着废除奥巴马政治遗产,对内去监管、降税负、兴基建,对外重建贸易政策规则的思路而进行。覆盖面之广,速度之快引人注目。

  上任伊始,特朗普推出的新政几乎都在展现这位总统并非说空话,而是会兑现竞选承诺的形象。

  1月20日,上任仅几个小时,特朗普就签署了第一道行政命令,叫停了“奥巴马医保”计划,希望最大限度降低该法案可能产生的财政负担。行政令表示,将尽快废除奥巴马医改法案,在法案被废除前,各州不得再依据该法案增加医疗支出。废除该法案,是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特朗普核心主张之一,在特朗普看来,奥巴马平价医疗法案并不“平价”,特朗普承诺,将用更好的方案来替代奥巴马的医改方案。他表示,卫生部长普莱斯将提出详细的替代计划。

  三天后,特朗普又迅速签署备忘录,正式宣布美国永久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美国将寻求新的双边贸易谈判,希望借此将美国贸易政策带入一个“新阶段”。此外,美国还将就北美自贸协定与加拿大以及墨西哥重新开展谈判。特朗普表示:“美国需要的是公平贸易。美国将公平对待其他国家,他们也应公平对待美国。”白宫发言人斯派塞当天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特朗普政府未来将与美国盟友和其他国家发掘双边贸易机会。自竞选以来,特朗普不断抨击TPP将“摧毁”美国制造业,表示美国要退出TPP,并代之以双边自由贸易协定(FTA)谈判。此外,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将重新磋商。特朗普始终认定该协定导致美国工作岗位的流失。

  1月24日,特朗普签署了基建方面的行政令和备忘录,以及制造业方面的备忘录。这些政令要求,对于需要得到联邦、州长、或任何其他行政机构审批的基建项目,在项目提出申请的30天内,审批机构需要决定项目是否属于“高优先级”基建项目;所有相关部门应当密切合作,加快“高优先级”基建项目的环境测评和其他审批流程;商务部长应和其他部门协商如何在美国境内修建、维护、扩张输油管道,管道、设备应最大限度使用美国制造。此外,将重新申报Keystone XL和重新审议Dakota Access两条输油管线建设。特朗普称这两个项目的部分条款将重新谈判。Keystone XL输油管项目是建设一条将加拿大阿尔伯塔省生产的重油运送到美国德克萨斯州墨西哥湾地区炼油厂的输油管道,管道全长约2000公里。早在2008年加拿大TransCanada公司就向美国国务院呈交了项目许可证申请,但遭到环保人士的激烈反对,2015年被奥巴马否决。特朗普表示该项目将为美国创造2.8万个就业岗位。

  1月25日,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立即在美国与墨西哥边境建造约2000英里的隔离墙,并削减联邦政府向庇护州和庇护城市的拨款,希望以此遏制移民和提高国家安全。特朗普还表示要加强移民监管执法力度。之后白宫发言人斯派塞称,特朗普已正式提出对墨西哥进口商品征收20%关税,用以负担边境墙建设费用。

  进入2月份,特朗普表示将重新审核被其称为是一场灾难的《多德-弗兰克法案》。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于2010年通过《多德-弗兰克法案》,这是大萧条以来最全面、最严厉的金融改革法案。2月3日,特朗普签署行政令,要求财政部按照新确立的原则,对美国现行的金融行业监管法规进行重新审查,并在未来120天内向总统提交报告,其主要内容就是重新审查《多德-弗兰克法案》,包括其中限制投机行为的“沃尔克规则”。此外,还要求美国劳工部重新审查加强从事退休金投资业务经纪人监管的“受托责任规则”,不少金融机构认为这一规则提高了运营成本。白宫希望取消那些既无益于金融系统和消费者安全、又会阻碍经济增长的具体规则,“以一种聪明、规范的方式来监管。”要修改或废除《多德-弗兰克》法案,可通过法院裁定其无效,也可由总统行政令启动国会立法程序。

  在大幅削减监管法规的同时,特朗普还宣称,将大力下降税负。同时,对那些把工厂迁往美国以外的公司则要征收很重的“边界税”。2月10日,特朗普在会面航空业高管之后表示:“降低美国企业的整体税收负担非常重要,我认为我们已经较计划提前,并且将在未来两三个星期宣布有关税收的重大事宜。”随后,刚刚出任美国财长的史蒂芬·努钦近期又表示,特朗普将实施里根政府来最大规模税改,企业税率届时将由30%降至15%,用以创造经济增长以及个人收入,但对富裕阶层不会减税。

  除了这些正式签署的行政令和备忘录,特朗普还不断向各国施压,希望其增加在美投资建厂,为美国人创造就业机会。这些围绕着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政策让各国深深感受到美国未来政策及其影响的不确定性。

  轩然大波

  特朗普上任首月颁布的一系列新政尽管在其竞选纲领中都有所体现,但当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以行政令、备忘录等形式接连出现时,无论是美国国内还是国际社会,对特朗普“来真的”还是感到不同程度的“不适”。

  在国际上,美国宣布永久退出TPP后,尽管是意料之中的事,但其他TPP成员反映强烈。亲美的日本就认为,以日美为核心的TPP成为泡影,对于一直以来将TPP视为经济增长战略核心的安倍政府而言,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日本甚至希望能够说服美国回心转意。而以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为首的一些成员国一方面表示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商讨拯救这份曾被视作在亚洲抗衡中国日益扩大的影响力的协议,一方面又愤愤不平地希望通过鼓励中国和亚洲其他国家的加入来使这份协议获得新生。虽然TPP尚未生效,但美国退出TPP仍具有标志性意义,这意味着美国与其他贸易伙伴的关系将迎来重大变化。

  在2月10日华盛顿举行的日美首脑峰会上,安倍准备了缩小与美国贸易逆差的方案来换取日美关系的平稳。不过,日本企业因特朗普政策的不确定性表现出观望。尽管有三分之一的日本企业计划在下一个财年增加国内业务的投资,但对增加美国业务的资本投资热情不高。除了遭到特朗普威胁的汽车行业在美采购计划比重略高,其他行业并不买账。

  针对特朗普指责多国政府操纵汇率的言论,这些国家都予以了否认。而针对美国流露出的贸易保护主义倾向,一些国家提前予以了警告。欧盟官员先是表示准备同中国一道对抗全球贸易保护主义,后欧盟的商业团体又表示将在世界贸易组织(WTO)层面发起诉讼。面对特朗普上台后,美欧“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有可能搁浅以及欧美合作关系的淡化,欧盟无法淡定。欧洲希望避免与美国发生贸易战争,对世界经济造成“灾难”。一些国家还发布了风险警示,表示其经济增长可能面临挑战,日欧诸国都包括在内。

  特朗普关于在美国墨西哥边界造墙推文发出后,墨西哥比索对美元汇率应声下挫,一度跌0.30%,刷新日低至21.5908。此后,据路透社数据显示,墨西哥比索成为了36种全球交易量最大的货币中表现最好的一种,上涨至三周来最高。此前,墨西哥比索已经几度大起大落。特朗普要求墨西哥为其修建边境墙买单,遭墨西哥总统断然拒绝。2月17日,数百名激动的墨西哥民众在美墨边境的华雷斯城组成“人墙”,抗议特朗普在美国与墨西哥边境修建围墙的计划。参加此次的抗议活动包括政府工作人员以及当地大学生等,墨西哥民主革命党创始人、前总统候选人卡德纳斯等著名政治家也参与了此次活动。现场抗议者拉着“没有人是非法移民”的横幅,并手持彩色方巾及黄色玫瑰,向另一侧的美国居民挥舞致意以示和平。美国可能针对墨西哥生产的货物征收惩罚性关税,并将撕毁美国与这个拉美第二大经济体之间的联合贸易协议使这个80%出口产品面向美国的国家阴云笼罩。

  在令许多国家头痛的移民问题上,特朗普的政策也遇到了较大阻力。美国西雅图的法官一度裁定特朗普移民禁令需暂缓执行,美国司法部对此提出上诉,遭上诉法庭驳回。美国多个城市还爆发了反对特朗普难民和移民政策的游行示威。荷兰外交部与德国外交部发布联合声明,反对特朗普日前公布的难民和移民政策。国际移民组织和联合国难民署在联合声明中也呼吁,难民不分宗教、国籍、种族,应得到平等对待、保护和帮助。

  实施不易

  特朗普十分卖力地推出了一系列新政,但民调公司盖洛普公布的一项数据调查显示,特朗普上任首月的支持率为40%,创下了新任总统历史新低,比此前美国总统首个任期内前30天支持率均值低21个百分点。这意味着未来特朗普执政面临着不小的难度。

  据统计,历史上首月支持率最高的总统分别是肯尼迪和卡特总统的72%和71%,特朗普前任奥巴马的首月支持率也有64%,即便如此,奥巴马在执政期间推行其各项政策时仍遇到不小的阻力。

  特朗普上台伊始,就全面推翻奥巴马的“既定方针”,全盘抛弃了奥巴马的各项遗产,全面和奥巴马时期政策唱反调。这样大面积的改革无疑需要强有力的团队,但特朗普竞选团队成员在入职白宫前多在华尔街系统任职,缺乏从政经验,对政治规则不够熟悉。他们上任后与政府建制派精英还有待磨合,受到掣肘不可避免。更有趣的是,据报道,特朗普就职美国总统一个月,但其重要的内阁成员依然有12个空缺,整个班底要招696人,很多工作依然需要详细的落实。另有报道称,美国共和党高层正在讨论可提供撤换总统另类选择的宪法第25修正案,本身就反映出该党对特朗普的担忧。

  特朗普和美国媒体的关系也十分不和谐,他目前倚重推特,他还在记者会上指责美国的主流媒体不公正,虽然此后试图改善与其关系,但并未有效果。美国有线新闻网(CNN)、美国广播公司(ABC)、全国广播公司(NBC),以及《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都遭到过特朗普的指责,主流电视台中只有一贯支持共和党的福克斯电视台(FOX)得以“幸免”。这些媒体也回敬了特朗普破坏民主的帽子。

  一些分析认为,特朗普所提出的政策之间存在无法化解的矛盾,存在强烈的内在冲突,不符合美国的实际情况,因而无法执行。

  这些被列举出的矛盾有:

  债务上升与利率提高之间的矛盾。大搞基建会扩大美国的财政开支,同时减税政策导致美国的政府赤字扩大,国债数字进一步提高。扩张性的政策在促进经济扩张同时,将迫使美联储提高利率以控制通货膨胀,利率的提高翻过来将加重美国政府的偿债负担。

  振兴制造业与劳动供给不足之间的矛盾。特朗普要求振兴美国的制造业,但资源有限,尤其是人力资源有限,无法同时满足服务业与制造业的发展需要。当前美国已经接近充分就业。不愿意寻找工作的人或者是没有工作的能力,或者不具有工作意愿,所以无法构成有效劳动供给。特朗普的移民政策也限制了劳动力来源。

  促进经济增长与逆全球化之间的矛盾。特朗普当选后,提出要让美国的经济增长翻倍,要实现这一增长速度,没有经济体系的进一步高度开放是不可能做到的。但特朗普又威胁退出TPP和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同时要对其他国家的商品征收高关税,孤立主义与逆全球化的色彩会对美国的经济造成进一步的损害。

  减少贫富悬殊的社会需求与减税及倒向华尔街之间的矛盾。当前美国的贫富分化情况严重,特朗普在大选过程中,一再攻击华尔街的贪婪,批评全球化政策导致了收入的分化,甚至声称在当选之后要清洗华尔街,但特朗普获胜后,华尔街反而成了大赢家。

  正如一些媒体所评论的,特朗普目前不断需要面对持续走低的民意支持率,还要整顿状况频发的白宫执政团队,更要安抚来自国会山的不满情绪,这些不稳定因素都为特朗普日后的执政之路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