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石油储备一年猛增近三成 仍远未达90天“安全线”

2017-05-02 07:57:05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

  近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至2016年年中,我国建成9个国家石油储备基地,利用这些储备库及部分社会企业库容,储备原油3325万吨。

  而2015年年中这一数据为2610万吨。在一年时间内,国家石油储备增加了715万吨,增速高达27.4%。

  不过,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的石油储备仍然任重道远。多位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的专家表示,国际上一些发达国家的石油储备量通常在90天以上,而我国还远不及这个水平。

  金联创原油分析师奚佳蕊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未来几年内,国际油价还会有进一步升高的空间,因此应充分利用近两年还不算太高的油价,进一步扩充我国的石油战略储备,同时积极发展民营企业的储备力量,将我国的石油安全再推上一个新的台阶。

  石油储备一年间增加715万吨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年中,我国建成9个国家石油储备基地,包括舟山、舟山扩建、镇海、大连、黄岛、独山子、兰州、天津及黄岛国家石油储备洞库。

  与2016年年初相比,此次公布的石油储备基地有所增加。

  2016年9月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2016年年初,我国建成舟山、镇海、大连、黄岛、独山子、兰州、天津及黄岛国家石油储备洞库共8个国家石油储备基地,利用上述储备库及部分社会企业库容,储备原油3197万吨。

  而2015年年中情况为,中国利用上述8个储备库及部分社会企业库容,储备原油2610万吨。

  由此可知,2015年年中到2016年年中这一年时间内,国家石油储备增加了715万吨。

  奚佳蕊表示,对于我国而言,随着原油生产进入了瓶颈,而经济建设对于原油的需求与日俱增,这就使得原油的对外依存度逐年递增。2014年11月底,国际油价倾泄式下跌,高油价时代暂告结束,国际油价从100美元/桶的历史舞台上退位至30美元/桶附近。

  “我们国家充分利用了低油价时代,为扩充国家战略储备‘增粮备仓’。”奚佳蕊说。

  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曾撰文表示,面对国际油价大幅下跌,大家都认为,我国此前在高油价时期着手建立战略石油储备基地是一个非常英明而且及时的决策。储备基地建好后,正好赶上油价下跌逢低吸储,大大降低了石油储备收储成本,为我国未来经济发展提供了有力的能源保障。

  原油对外依存度升至65.4%

  尽管我国石油储备量不断增加,但还远未达国际能源署规定的战略石油储备能力90天的“安全线”。

  奚佳蕊介绍说,战略石油储备对于保障国家的能源与经济安全有着重大的意义,很多原油净进口国,都建立了比较完善的战略石油储备体系。美国目前的战略储备为6.93亿桶,足以支持149天的进口保护。而日本的战略储备也接近150天,德国的战略储备为100天。

  金联创石油首席研究员钟健表示,美国的国家原油储备在7亿桶左右,商业储备在5亿桶左右,按1吨原油约7.4桶来换算,美国的国家原油储备量大约在9400万吨左右。对比来看,中国的原油储备未来还有进一步增加的空间。

  根据国务院批准的《国家石油储备中长期规划》,2020年以前,我国将陆续建设国家石油储备第二期、第三期项目,形成相当于100天石油净进口量的储备总规模,以进一步增强我国应对石油中断风险的能力。

  此外,奚佳蕊表示,从上世纪90年代起,我国就成为原油净进口国,近年来,随着经济发展带来的能源需求增加,我国对进口原油的依赖度持续攀升,因此战略储备的紧迫性更加明显。

  据中国石油企业协会、中国油气产业发展研究中心联合编撰的《2017中国油气产业发展分析与展望报告蓝皮书》显示,受国内产量下降和进口增加的影响,2016年中国原油对外依存度升至65.4%,比2015年提高4.6个百分点,这一对外依存度水平和美国历史上最高值(66%)非常接近。

  应借“低油价”机遇增加进口

  “对于我国来说,战略石油储备还有更为重要的意义。”奚佳蕊表示,一是保证必要的原油储备,可以防止在国际油价或国际石油市场发生突发情况时,有一个充分应急的时间与措施。

  “二是中国有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其中大量是美元,为了对冲美元币值的不稳定,除了储备美元外,还有必要储备一些大宗品,如原油、黄金等,以对冲美元币值的不稳定对我国带来的风险。”奚佳蕊说。

  从目前的国际油价情况来看,仍是增加原油进口的重要机遇期。2016年2月,国际油价触及26美元/桶的位置后,就进入了反弹的通道,截至2017年4月底,WTI徘徊在50美元/桶附近已经持续了几个月的时间。

  奚佳蕊指出,“低油价”时代并不会持续太久。在未来几年内,国际油价还会有进一步升高的空间,50美元/桶的油价不会是常态,因此应充分利用近两年还不算太高的油价,进一步扩充我国的石油战略储备,同时积极发展民营企业的储备力量,将我们国家的石油安全再推上一个新的台阶。

  钟健认为,除了国家正在建设的战略储备设施外,可以考虑利用民间大量的库存进行战略储备,此外还应加快原油储备的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