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步提高直接融资在全部融资格局中的比重,是我国金融生态优化的发展方向。互联网金融及技术是这一过程中的一支新军和重要力量。为保证这一力量的健康成长,以互联网技术模糊金融业务尤其是对资产类业务风险“标尺”的认识误区和实践“病灶”,应及早调整,果断清除。

  在不太长的时间内,从支付类业务(支付宝)起步、到负债类业务(余额宝)突破、再到当下拓展资产类业务(P2P的)互联网金融,在试水并“搅局”传统金融三大业务领域后,出现了截然不同的境遇和结果。尤其涉足资产类业务后,发展速度明显变缓,甚至面临“断崖无路”的严峻局面。出现这样的状态和结果,有人认为是传统金融业醒悟和主动反击的结果,也有人认为是开放式互联网金融业态与现实金融监管格局被动博弈的代价,还有人认为是互联网金融创新驱动、不惧失败生存属性的外化体现等等。笔者认为,互联网金融在不同业务领域、对象和阶段,表现出“快与慢、易与难、好与坏”的发展差异,揭示的是互联网技术可改变金融客户的发现方式、发展手段、合作空间、行动路径和主要体验,但不能改变其风险“标尺”。

  从风险属性和管理角度来讲,传统金融领域的“结算、负债和资产”业务之间,有着本质的区别和差异。结算和负债类业务,具有客户“数量累加型”属性,只要遵循必要市场规则和监管标准,以客户数量的绝对增长为业务目标,而且增长的规模大小、速度快慢具有乘数效应。资产类业务,则具有客户“质量选择型”属性,数量的增加以选择为基本前提,不是所有的市场对象都能成为这类客户,而且随着业务规模的增加,选择的复合性因素会越来越多,甄别会越来越难。这种金融资产类客户的“选择性”实践,会带来客户行为的两种后果:“逆向选择”与“违约寻租”。前者是为了迎合选择对象(资金融出人)的标准和条件,往往采取掩饰、包装真实动机、偏离(逆向)原本商业目标的行为;后者是在经营不善不能偿还到期债务时,通过债务或资产的腾挪,甚至逃避债务,来获取利益。

  互联网技术可通过“大数据”获取和分析历史交易情况,满足金融资产类业务的主要静态信息,实施客户选择定位。但面对客户可能做出与存在的“逆向选择”和“违约寻租”行为,“标准化”状态下的互联网技术,就难以应对和化解。不仅如此,这种建立在客户行为假象前提下的“标准化”技术还可能误导和放大风险。互联网金融公司与传统金融机构,具有不同的市场角色。传统金融机构发展动力更多体现的是“风险管理”导向。互联网金融公司不论做哪类业务,体现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