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任晓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利率市场化将导致银行利差收窄。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利率市场化总体上将推动市场利率上升,从而不利于缓解资金市场紧张状况,货币政策应当对利率市场化给予适当配合。

  贷款利率存上涨压力

  中国证券报:2013年以来银行“钱紧”与利率市场化改革是否存在关系?

  连平:考虑到我国现有的融资需求旺盛,以及货币存量巨大和房地产泡沫、影子银行、平台融资等一系列导致货币政策偏紧的因素,利率市场化的推进将导致未来存款、贷款利率都存在上涨压力。利率水平向上,毫无疑问不利于市场资金宽松,价格的提高和需求的旺盛容易给市场流动性带来新压力。

  我国利率市场化接下来面临最实质性的攻坚阶段,也就是存款利率市场化。在未来一两年内,存款利率至少会上升100个基点。而存款利率的上升会为贷款利率带来上升压力。

  近年来,我一直认为推进利率市场化,尤其是在最关键时候,最适于在流动性相对宽松的情况下进行,而在当前流动性偏紧、利率偏高的状态下,利率市场化步骤难以缓解流动性紧张局面,甚至可能进一步加剧流动性偏紧状况。

  贷款利率是否会实际上涨取决于供求关系。如果供求关系有利于银行方面,则贷款利率将会上行,反之亦然。许多国家由于贷款需求不足,供给充裕,在利率市场化过程中存款利率上升、贷款利率下降,因此利差收窄对于银行的影响很大。在我国现实环境下,推进利率市场化,贷款利率不但不会下降,可能会有小幅上扬。但是上扬幅度可能没有存款上扬幅度大,利差总体依旧会收窄。

  货币政策应适当配合

  中国证券报:2014年利率市场化的推进会对商业银行和实体经济融资带来哪些影响?

  连平:如果利率完全市场化,那么银行息差的收窄至少在50个基点以上,但这不是一年内就能完成的。2014年在大环境不变的情况下,银行盈利增速会进一步下降。明年资本市场可能趋于活跃,债券市场会进一步完善,金融脱媒会进一步发展。

  强有力的风险控制能力与较强的存贷款定价能力,是银行在利率市场化变革中胜出的重要因素。在首次扩大存款基准利率上浮区间后,银行在面对存款竞争时采取无差异的简单上浮策略,反映出商业银行在风险定价能力方面的薄弱。

  在表外业务持续分流资金,存款准备金率处在高位和金融机构谨慎管理流动性的情况下,建议货币政策应当对利率市场化进行适当配合。如果明年大环境不变,货币政策保持稳健,外汇占款情况没有明显变化,那么市场利率水平很有可能上升。如果明年境外流入资本持续增加,而央行不做完全对冲,那么流动性可能改善,这将有助于利率水平保持平稳。如果上述诸方面因素都没有变化,那么市场利率肯定会上升,这对实体经济不利。当然,货币政策偏紧并不等于流动性偏紧,反过来也是如此。货币政策的方向应与经济体运行相匹配,但在客观上保持流动性处在合理区间这一目标并不容易达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