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静瑕

  “这段时间每天都在往外拆放。”中行副行长王永利12月25日在“新格局、新变化:2014年国际经济金融形势展望”研讨会上说。

  近日,继今年6月份出现流动性严重紧张局面之后,类似情形自12月19日起再次上演,当日Shibor利率呈现大幅攀升。在央行注入流动性及财政投放之后,本轮紧张局面基本以软着陆收场。

  不过,业内人士认为,在银行同业业务无序发展、资金期限错配等核心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之前,流动性紧张仍将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而以利润换安全,回归“安全性、流动性、盈利性”银行经营原则,是一条有效的解决途径。

  流动性紧张将是大趋势

  “这两天已经缓和很多了,作为交易员,基本上受不了同业拆借资金利率急速上升的状况。”某地方商业银行资金交易部门人士12月25日对《第一财经日报》称,值得欣慰的是,在央行3000亿元SLO(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操作和290亿元的逆回购之后,资金价格有所下降。

  12月25日,Shibor隔夜、7天以及1个月期限利率下降,其中7天Shibor大幅下降58.1个基点至5.61%。不过,14天Shibor利率依然呈现上涨趋势,上涨18个基点至5.94%。其他期限也有不同程度上涨。

  该资金交易部门人士认为,14天资金价格还在持续上涨,主要是因为跨元旦资金需要,14天期限基本可以覆盖到元旦节的一周。

  而对于此轮流动性紧张问题凸显的原因,市场仍有许多疑惑,例如11月份外汇占款超3900亿元,央行对此并无操作,市场真的缺钱吗?

  王永利表示,出现流动性紧张的问题,有外部和内部管理的因素。首先是中国基础货币投放与外汇占款密切相关,但外汇占款按月披露,数据具有滞后性。“需要监管部门在外汇占款波动比较大的时候按旬或者按日披露。”王永利认为,财政税费收缴和回拨问题、年末银行资金需求量较大等问题都是引起此轮流动性紧张的因素。此外,美国宣布缩减QE计划,资金流出担忧也让银行开始关注长期资金持有。

  某股份制银行分支机构负责人对本报表示,为什么前几年市场不会出现流动性紧张,而是在今年频发,主要是因为前几年M2高速增长,货币供应量充足,市场不会缺钱。然而现在,银行贷款放量,存贷比高位盘行,存款准备金率不降,可用的资金越来越少,表外融资增加等,都给银行带来了流动性的压力。

  “从目前来看,流动性问题是心理层面的恐慌更多,但是流动性紧张是未来一个大趋势。”该分支机构负责人称。

  求解期限错配:以利润换安全

  “目前流动性没有问题,只是流动性成本变动,(金融机构)能借到钱但是成本很高。”中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在上述研讨会上表示,流动性问题是期限错配问题。

  “银行以同业支撑放贷,这是导致今年银行流动性紧张的根源。”东方证券银行业分析师金麟对本报分析称,虽然从总量来看不缺钱,但是钱的匹配性在下降。

  此前,中国银行业协会和普华永道联合发布的《中国银行家调查报告2013》针对6月份流动性紧张的原因调查显示,有55%接受调查的银行家认为期限错配是造成6月流动性紧张的最主要原因。

  上述股份制银行分支机构负责人告诉本报,银行大规模的资金“都喂了钢筋水泥”,如房地产、基础建设等,这些资金基本上属于长期,现在产能过剩问题出现,也导致了银行需要拆短补长,资金期限难以匹配。

  王永利也表示,很多银行把效益放在前面,把钱放长,贷款放出去之后无法收回,只能借新还旧,中间也让给影子银行机会,资产端规模越来越大,而银行却只能以短期负债去应付。

  “压力会非常大,怎么去应对,是对银行业很大的挑战。”王永利称。

  “就好像银行自己在前面挖了个坑,再往前走就会掉到坑里,但是银行刹不住车。”上述股份制银行分支机构负责人如是形容。

  不过流动性问题也给银行业提了个醒,需要更多地思考如何可持续经营。

  此前也有业内人士呼吁,要回归银行三性,即“安全性、流动性、盈利性”,这是商业银行经营的原则。其中意味深长的是,上述股份制银行分支机构负责人表示,上个世纪90年代初在起草《商业银行法》之初,“盈利性”是放在最前面的,不过在生效的法律中,“安全性”和“流动性”放在了“盈利性”的前面。

  他认为,银行为了保持高速的盈利,才会存在大量的期限错配。未来要解决流动性风险,银行需要以利润来换流动性安全,也就是降杠杆,减少资金错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