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泰证券接连退出“做市股” 三板低迷致分化加剧

2017-07-13 08:06:36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

  7月12日,三板做市指数收报1050.64点,再创两年来新低。

  下跌行情自今年4月以来一直延续,从月初的1159.79点逐步滑落,降幅达到9.41%。

  在业内人士看来,挂牌企业年报业绩不及预期、部分优质做市企业因转板而流失,以及市场对政策迟迟未出使得预期减弱等因素均是此次做市指数连续下跌的主要原因。

  做市指数低迷的同时挂牌企业选择做市转让的热度也有所消退。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新增做市转让企业数量为81家,同比大幅缩减超80%。同时,受行情影响,做市商的做市业务选择也开始出现变动。

  “近期也关注到一些同业数据,有部分做市商新进做市企业的数量上升很快,做市商的差异化表现其实是公司投资风格的体现,尤其是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机构在新进项目的选择上仍然会比较谨慎。”7月12日,北京某中型券商新三板做市业务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做市商兴趣减弱

  事实上,不只是此前企业“做市转协议”风潮兴起,部分做市商则在近期密集发布一系列退出为部分挂牌企业提供做市报价服务的公告。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发现,7月3日至6日,中泰证券发布公告,退出包括凯立德(430618)、鑫庄农贷(830958)、普华科技(430238)、格林检测(830846)等在内的24家企业的做市商行列。

  行情低迷,机构密集退出挂牌企业做市商行列成为直观的反映。

  “目前的情况是资质好的企业,都想转板IPO,做市商难以介入,而资质差的企业可能使券商也亏了不少钱,进而萌生退意。”前述机构人士表示。

  从前述24家企业的业绩来看,2016年大部分企业均处于下滑状态,其中凯立德报告期内净利润亏损1.04亿元,同比亏损幅度扩大568.04%;嘉达早教(430518)亦大幅亏损,报告期内净利润亏损1.28亿元,是近四年来的首次亏损;此外,普华科技则在报告期内实现净利润1054.69万,同比减少11.47%。

  与此同时,从年内中泰证券新增做市企业数量来看,其做市策略更显谨慎。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年初至今,中泰证券新增做市企业家数为16家,比较于7月份退出做市服务的企业数量近乎仅为一半。

  就最新情况为例,7月7日和7月10日,中泰证券发布公告宣布为会友线缆(831844)、无人机(832201)、雷腾软件(430356)、华岭股份(430139)、创立股份(831429)、精晶药业(835033)、贝特瑞(835185)、新道科技(833694)8家企业提供做市报价服务。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发现,前述8家企业2016年的净利润增幅均在20%以上,其中净利润同比涨幅最大的是创立股份,净利润为4401.3万元,同比增长68.63%,其次是华岭股份,净利润实现5925.53万元,同比增长65.02%,以及贝特瑞,净利润为2.62亿,同比增长41.98%。

  “选择企业肯定最关注公司业绩和发展前景,无论市场大环境如何,退出做市主要是两个原因,一方面是企业业绩持续下滑,并且暂时看不到上涨的趋势,另一方面是企业要IPO只能退出。只是现在市场环境不好,放大了二者的影响。”前述机构人士表示。

  做市业务挑战仍存

  尽管如此,仍有部分券商加紧扩大做市业务规模。

  数据显示,上半年东北证券的新增做市企业数量最多,为66家,此外第一创业证券、九州证券亦表现不俗,新增做市企业的数量分别为49家、53家。

  民生证券分析认为,后市在政策预期下大概率维持低位平衡状态。目前做市板块年报披露基本完成,市场参与者逐渐适应监管新常态,宏观和业绩层面的下跌因素已基本得以消除。连续下跌后,新三板估值进入历史低位,长期股权投资者和部分机构可能已经开始逢低布局优质企业,支撑力量可能将逐步显现。

  不过,从21世纪经济报道与部分做市企业沟通的情况来看,红利并不明显。

  “毫不讳言的说,大部分新三板企业,包括目前一些创新层的企业,做市商进入后起到的作用和想象中的还是有比较大的距离的。流动性并不景气,感受到的做市优势也不明显。”7月12日,华南某新三板企业董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其实当时引进做市商主要是为了活跃交易,增加流动性,因为流动才能产生溢价,也是为了市值管理的需要。此外,在2015年年底分层的时候,做市商也是考核的一个标准,因此大家积极引入。”该董秘表示。

  不过,在前述机构人士看来,“企业反馈的不明显则是相对的,如果是十分优质的企业做市商多好处也比一般企业多。就比如目前做市商最多的挂牌企业联讯证券,也是因为券商股的特点稳定且交易量大,近一年的换手率超过150%,而最近接触的几家企业也有换手率不超过1%的常态。其实不管是三板还是A股,金融都只是辅助工具,实质上还是以各企业的经营管理情况基本面判断。”

  “目前都是在等待政策,譬如此前提出的精选层等,市场其实受政策的影响比较大。”该人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