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南非当地员工在中国海信集团投资的家电产业园内工作。

  本报记者 倪 涛摄

  本报北京7月18日电 综合本报驻外记者报道:中国商务部7月17日发布数据显示,今年1—6月,中国境内投资者共对全球144个国家和地区的2912家境外企业进行了直接投资,累计实现非金融类直接投资456亿美元,同比增长29%。中国对北美、欧洲、大洋洲、拉美、非洲投资增幅均超50%。其中,对美国投资大幅增长290%。

  推荐阅读

盘点最犯愁领导

  在微博上,有网友贴出肖钢入主证监会前后的照片,头发变白是最大的变化.

  能源局“收编”大型央企规划权

  一线城市房价连续6月领涨 北京涨16.7%

  国腾电子美女控制人何燕被调查(图)

  央企重组大戏:二重人穷气短委身国机

  *ST凤凰被申请破产 欠5.2亿涉19起诉讼

  葛兰素史克案被指是由头 要逼药企降价

  中信招行浦发3银行支行长涉特大受贿案

  国际舆论和业界人士对中国对外直接投资予以高度关注和积极评价。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外国专家学者纷纷表示,在当前全球经济整体低迷的背景下,中国企业加快“走出去”的步伐,其积极意义尤其显著。

  并购瞄准欧美高端品牌

  法国《费加罗报》经济版头条报道说,中国企业海外收购行动在迅速增加,“中国正在向世界进军”,而且瞄准了世界尤其是西方国家最好的品牌和拥有专业知识的公司。欧洲已成为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第一大市场。报道认为,中国资本越来越为欧洲人所接受,并在未来几年继续保有吸引力。

  法国经济部主管研究与创新的经济专家范·奥克认为,由于中国已建立国家与企业共同分享信息的运作模式,中国投资者能够有效地获得国际市场信息。

  私募股权基金公司亚欧联合资本主席龙德望分析说,中国投资者一方面努力寻求资本增值,一方面以渐进且风险更小的方式融入国际市场和赢得认可。

  巴黎高等商学院教授拉尔松认为,中国企业的国际化发展趋势是中国改革开放以及中国经济和国际贸易快速发展的直接结果。中国企业走向世界面临的挑战还很多,既要吸收先进技术,也要提高国际营销技能,创建全球品牌。同时,还要不断培养自己的竞争优势。

  澳大利亚资源公司首席执行官、金融专家斯托伊科维奇说,中国商务部17日发布的数据非常令人振奋。在全球经济低迷的今天,这是一大利好消息。

  德国北威州经济和工业部部长杜因表示,中国投资重要性越来越强,希望能吸引更多中国企业来德投资。德国是欧洲的中心地带,商业以及研发环境都很好,中国企业能在德国找到很好的合作对象。北威州投资署署长华珮女士认为,中国和德国可以创造双赢局面。

  美国福布斯网站说,中国政府正在鼓励企业向海外拓展,并且让员工接受相关投资培训。美国地方政府非常渴望能够吸引中国投资,州长和市长都亲自前往中国招商引资。

  彭博社高级经济学家麦德能说,中国对外投资稳步增长在意料之中。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目前正在试图稳固如能源和原材料等资源,并且通过购买科技公司以促进经济发展。

  促进拉美和非洲发展

  中国投资为拉美国家加快基础设施升级发挥了重要作用。最近10年,受益于大宗初级产品价格持续上涨,巴西、委内瑞拉、秘鲁等国家经济取得较快发展,但电力、交通、电信等基础设施的不足更加突出。中国企业在不少拉美国家投资建设电站、铁路、港口等项目,比如中国在厄瓜多尔的水电站建设投资项目就为该国解决电力紧缺发挥了重大作用。

  中国投资还为拉美改善经济结构作出了贡献。拉美许多国家传统上一直以石油、铜、铁、粮食等初级产品为主要出口项目,期待能够发展本国制造能力,改善产业结构。最近几年,中国对拉投资已经出现投资领域多元化的趋势,从过去单纯的石油、矿业投资向制造业领域拓展,例如汽车制造、电子产品、食品加工等行业的投资都出现明显增长。

  中国企业在“走出去”之初,习惯于从国内派遣员工。近年来,随着中国企业自身管理能力的提高,对当地法律法规的掌握,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乐意雇用当地员工,这一方面为投资目标国创造了更多的就业机会,另一方面也改善了中国企业在海外生存环境。

  一位资深的对非投资从业者对本报记者表示,中国目前对非投资总体呈上升趋势,这对深化中非关系有帮助,而中非合作已从原始的单一工程承包向工程承包和股权投资发展。中国在非投资处于上升趋势,不仅给当地创造了就业机会、改善了基础设施,还给当地带来了先进的技术和理念等。

  (本报记者王芳、黄发红、范剑青、李景卫、丁小希、倪涛)

  点评

  靓丽与隐忧

  马宇(商务部研究院外资研究部主任):由于国际金融危机等因素的影响,全球跨国直接投资近几年陷入低谷,年度投资规模由高峰时期的2万亿美元左右下降到1.5万亿美元上下,今年可能略有复苏,回升到1.6万亿美元。在这样的沉寂中,中国对外投资成为跨国投资的一抹亮色,2012年非金融类对外投资772.2亿美元,增长28.6%;今年1—6月对外投资456亿美元,增长29%。中国继成为全球最大的外商投资东道国之一后,正在逐步成为重要的对外投资输出国。

  随着规模的增长,我国对外投资的内涵和特点也发生了重大变化。从领域看,以往集中于资源开发、贸易等行业,如今高端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投资增长迅速;从区域看,以往更多在亚洲、非洲等发展中国家,如今在欧美发达国家的增长更快,如今年上半年对美投资剧增290%;从形式看,并购增长迅猛,并从原来的某个产业链点投资向全产业链投资延伸,投资链条大大拉长;从目的看,原来注重资源开发、便于贸易往来,而今则更加重视企业竞争力提高和全球战略实施,谋求技术、品牌、产品、渠道等优势要素的获得;从主体看,虽然国企投资仍占主导,但民营企业后来居上、日趋活跃,且出现了吉利收购沃尔沃轿车、三一重工(行情,问诊)收购普茨迈斯特、双汇收购史密斯菲尔德等一批重要项目。

  同时也应看到,虽然已具有了相当规模,但我国对外投资仍处于初级水平,成功率不高,经济效益不理想。其中有外部市场因素,更主要的是自身体制、机制、理念和操作等方面原因。在对外投资即将达到千亿美元的情况下,如何调整完善国家和企业对外投资战略,创造更为适宜的法律政策环境,培育提高企业国际竞争力,强化市场经济环境中的管理运作能力,是中国政府和企业更需高度重视的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