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A股的历史上,似乎还从来没有哪一次新股发行重启像这一样经历如此之大的波折:老股大比例套现、暂缓发行和来自监管部门对定价环节的抽查。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相对于投行业务的回暖,对于券商来说更重要的事情可能是在发行定价中“守规矩”,平稳地完成已经拿到上市批文项目的发行。

  13家主承销商遭抽查

  1月15日深夜,中国证监会宣布已经开始对新股发行定价过程进行抽查,并公布了抽查名单,名单显示,有44家机构询价对象及13家主承销商被纳入了抽查范围。上述被抽查的13家主承销商分别为安信证券、东北证券、东莞证券、东吴证券、国信证券、国元证券、海际大和证券、海通证券、宏源证券、民生证券、中金公司、中信建投和中银国际。

  业内人士分析,对于13家主承销商而言,此次抽查的重点将放在其是否和参与网下询价的机构之间存在利益勾兑,是否存在诱导参与网下询价的机构高报价等违规行为。此前,证监会已经强调,发行人和主承销商不得向投资者提供除招股意向书等公开信息以外的发行人信息;不得有操纵新股价格、暗箱操作或其他有违公开、公平、公正原则的行为;不得采取劝诱网下投资者抬高报价但不向其配售股票的行为;不得通过自主配售以代持、信托持股等方式向其他相关利益主体输送利益或谋取不正当利益,切实做到依法披露、审慎定价、合规配售。

  稍早之前,中国证监会公布了《关于加强新股发行监管的措施》(以下简称《措施》),进一步加强新股发行过程的监管。《措施》表示,中国证监会将对发行人的询价、路演过程进行抽查,发现发行人和主承销商在路演推介过程中使用除招股意向书等公开信息以外的发行人其他信息的,中止其发行,并依据相关规定对发行人、主承销商采取监管措施。涉嫌违法违规的,依法处理。与此同时,中国证监会和中国证券业协会将对网下报价投资者的报价过程进行抽查。发现网下报价投资者不具备定价 能力,或没有严格履行报价评估和决策程序、未能审慎报价的,中国证券业协会应将其列入黑名单并定期公布,禁止参与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网下询价。主承销商允许不符合其事先公布条件的网下投资者参与询价和配售的,中国证监会依据有关规定严肃处理。

  中国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曾“特别提醒”,发行人和主承销商在新股发行方案设计和发行承销过程中,要注意维护市场公平,兼顾发行人和老股东、个人和机构投资者、新股东和原有股东的利益,合理设定新股和老股的配比数量、网上和网下的分配比例、承销费用的分担原则,平衡投融资双方的利益,切实保护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

  多家准上市公司发行暂缓

  实际上,自本轮新股发行重启以来,奥赛康的“临停”以及本被市场评论为“不讲政治”的主承销商中金公司的行为,犹如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引发了无穷无尽的麻烦。统计显示,截至记者发稿时,已有6家原计划在深交所上市的企业已经发布了暂缓发行公告,分别为博腾股份、慈铭体检、东方网力、汇金股份、绿盟科技和奥赛康。不仅如此,本轮IP O中的一大巨头———陕西煤业1月16日公布的发行公告显示,陕西煤业的174个配售对象初步询价的报价区间为1 .95元-6 .30元,陕西煤业将申购价格4 .25元以上的询价申购予以剔除,占本次发行累计申购总量的13 .96%。陕西煤业将发行价格定在4元/股,对应摊薄后市盈率为6 .23倍,低于中证指数有限公司发布的最近一个月行业平均静态市盈率为7 .56倍。至此,这宗原计划募资172 .51亿元的巨无霸的募集金额已经降至40亿元,远低于募投项目所需的98 .33亿元。

  就在当天,拟在上交所上市的晶方科技发布公告称,称因发行人出现信访待核查事项,出于保护投资者权益,与保荐机构国信证券决定“暂停”新股发行。按照原计划,晶方科技将于2014年1月16日进行网下申购缴款和网上申购。在拿到证监会新股发行批文后,出现信访待核查事项暂停IPO,实属罕见。

  Wind统计数据显示,在证监会公布的首轮抽查名单中,从涉及券商的情况来看,将分别包括恒华科技(中银国际)、纽威阀门(中信建投)、东方网力(中信建投)、岭南园林(中信建投)、新宝电器(东莞证券)、楚天科技(宏源证券)、我武生物(海际大和证券)、陕西煤业(中金公司、中银国际和中信联合主承)、奥赛康(中金公司)、全通教育(民生证券)金莱特(民生证券)、金轮股份(民生证券)、溢多利(民生证券)、易事特(海通证券)、慈铭体检(海通证券)、炬华科技(海通证券)、应流股份(国元证券)、思美传媒(国信证券)、东方通(国信证券)、晶方科技(国信证券)、东易日盛(国信证券)、天赐材料(国信证券)、斯莱克(国信证券)、良信电器(东吴证券)、天保重装(东北证券)、跃岭股份(东北证券)和安控股份(安信证券)在内的28家公司。

  机构压低报价求稳心切

  “现在突发情况太多,政策的不确定性也比较大,比较稳妥的做法还是尽可能地把发行价格和市盈率降下来,宁可给二级市场的投资者多让一些利益出来,尽量稳妥地完成发行,避免夜长梦多。”南方一家券商的一位投行人士表示,尽管有时发行人对于低价发行和老股的转让持抵触态度,他们也是尽量劝说,希望尽可能平稳地完成发行。

  公开资料显示,在本周陆续公布发行价的14家拟上市公司中,9家公司的发行市盈率降至30倍以下,其中计划在主板上市的贵人鸟发行市盈率仅有12.89倍。为了尽可能地降低发行价格,避免大规模超募和大比例老股转让的出现,发行人和承销商不得不大比例剔除了询价者的高报价,众信旅游、汇金股份和扬杰科技都将90%以上的报价剔除,这使得市场中原先“报高价得”的传统变成了“报低价得”。

  上述投行人士表示,由于本轮IPO重启后市场对于新股的收益预期较高,使得无论是网下配售还是网上申购的认购比例都居高不下,此前的发行价格也整体较高,在这种情况下,出现大规模超募板上钉钉,因此只能通过大比例的老股转让来抵消这部分超募,进而形成了类似奥赛康这种老股套现远超于募集资金的荒唐情形。要想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只有尽可能地将发行价格控制到最低,这也是上述企业大比例剔除高报价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