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经济增长更看质量 关键在打好三大攻坚战

2017-12-12 08:05:06 来源:证券时报 作者:孙璐璐

  一年一度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即将召开,作为定调明年经济领域政策调控重点的“风向标”,这一会议备受外界关注。而12月8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则被外界看作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吹风会,会上研究分析的2018年经济工作是对明年经济政策的基本定调,因此,外界普遍认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在政治局会议定调的基础上,对明年的经济工作制定具体的政策部署。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从十九大报告和上周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内容可以预期,明年及以后一段时间内,宏观调控的重点将发生重大变化,质量取代数量成为经济发展的主要目标,特别是要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的攻坚战,这三大攻坚战将在2018年塑造新的经济格局与政策逻辑。

  经济增长关键在质量

  十九大报告提出,从现在到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期。同时,报告称,既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又要乘势而上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军,并对从2020年到本世纪中叶分两个阶段安排,最终实现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目标。

  值得注意的是,十九大报告对“两个一百年”目标的表述并未具体提及经济增长目标。特别是对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出要“突出抓重点、补短板、强弱项,特别是要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的攻坚战,使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得到人民认可、经得起历史检验”。

  不少分析人士认为,这说明未来几年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经济发展将弱化经济增速的目标,更看重经济增长的质量。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明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可能不会制定2018年的经济增长目标。“新时代下经济增长关键看质量,按照现在的经济发展趋势,只要人均GDP仍有增长就不妨碍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当前实现精准扶贫、打好脱贫攻坚战才是根本意义上能否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关键”。

  对于明年的经济走势,鲁政委认为,从“三驾马车”来看,出口预计将受益于全球经济的良好景气,但人民币汇率持稳、国内环保成本的上升,也会制约出口能力的充分释放,明年出口增速会略低于今年;投资增速也将有所放缓,房地产平稳减速、基建投资放缓更为明显;消费增速略有提高。总体上,预计2018年实际GDP增速6.6%,较2017年的6.8%小幅放缓。

  增长质量关键在

  打好三大攻坚战

  上周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再次强调明年要打好“三大攻坚战”,这也意味着,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和污染防治这三大目标将成为2018年经济政策的基本出发点。

  中信证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明明称,防风险仍是重中之重,持续深化去杠杆大趋势不变。我国当前实体杠杆率仍较高,未来的杠杆是否稳定要关注周期、房地产、城投平台三类主体杠杆变化。金融监管保持平稳节奏继续深化,金融监管仍然存在继续收紧的空间、货币政策短期难松,在双支柱体系下政策力度与节奏将得到统筹,在保证市场稳定的前提下平稳去杠杆。此外,在改善生态环境、推动实体去杠杆的要求下,环保限产仍将持续并可能形成常态化机制,明年工业品价格下行概率不大,PPI走势仍将有一定支撑。

  鲁政委则认为,宏观审慎下,明年严监管氛围不改,监管重点或倾向于完善公司治理、同业业务、理财业务、表外业务等,强化资本约束和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纠正“脱实向虚”,强化对实体经济的支持,特别是普惠金融。同时,货币政策将保持定力,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取向在2018年不会发生根本性改变,除非出现超预期因素,调整存贷款基准利率的概率不大。对于货币市场利率来说,上调逆回购利率必要性不大。

  “防风险的主要目的就是稳杠杆,这就意味着全社会的债务增速不能超过名义GDP增速,而控制债务增速要从两方面着手,一是控制增量债务的增速,二是对存量债务的利息规模要控制,因此,前者对应的金融市场利率不能有大幅上扬,后者对应的存贷款基准利率上调概率较小。”鲁政委说。

  不过,明明则认为,当前货币市场利率与公开市场利率的利差仍大,考虑到国内去杠杆的要求和美联储处于加息周期,公开市场操作利率有必要继续上调,以缩窄两个利率的差距,否则会影响货币政策的传导。

  鲁政委还认为,为配合金融机构去杠杆,降低对批发性融资的依赖,2018年准备金政策存在继续调整的可能性,但这并不意味着政策的放松。

  此外,加快住房制度改革和长效机制建设也是明年的一个着力点。中金公司研报分析认为,相较去年“加快研究建立房地产平稳健康发展长效机制”的说法,今年政治局会议明确提出“加快住房制度改革和长效机制建设”,预示未来住房长效机制建设将进一步落实和提速。建立长效机制的根本目的是保障住房市场长期平稳运行,而过去数十年中国楼市不够平稳的原因主要在三个方面:一是公共住房覆盖率过低;二是住房持有环节没有成本;三是城乡二元土地制度和土地财政问题。

  “其中,公共住房建设最为迫切也最容易落实,今年已开始大力推进,预计至少须5年方可补足当前公共住房缺口(约3600万套)。待公共住房存量充足后,对商品房限制性政策可逐步放开甚至消除,房价因市场化定价将呈现更明显梯度,届时才是征收房产税的成熟时机。房产税建立后,地方财政对卖地的依赖程度将大幅缓解,土地制度改革方能有效推进。”中金公司报告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