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稻葵:未来5—10年“拼经济”靠五大产业拉动

2023-03-19 22:38:54 来源:上海证券报·中国证券网 作者:王玉晴

  上证报中国证券网讯 3月19日,著名经济学家、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李稻葵在2023黑马产业大会上围绕“中国的产业趋势与机会”进行主题演讲。李稻葵表示,未来5-10年,促增长、拼经济很可能成为我国的常态及重中之重。但经济发展不能再依靠房地产和传统基建,而应当由产业发展带动。

  李稻葵认为,拼经济的关键将在于五大产业:双碳和能源安全、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补短板产业、经济安全以及科技创新。在其看来,这五大产业都将带来万亿以上年产值,并且对我国未来十几年甚至更久的经济发展具有重要战略意义。

  “靠房地产拉动经济的时代已过去”

  李稻葵认为,为实现我国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人均GDP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的目标,我国自现在起年均经济增速需达到4.61%。“未来若干年,一定是促增长,一定要拼经济。没有经济基础,国防、国际影响力等目标,也都比较难以实现。”李稻葵表示。

  如何拼经济、促增长?对此,李稻葵表示,过去十余年房地产、基建对我国经济拉动作用明显,但总体上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他介绍,本世纪初到2015年,我国房地产行业每年拉动经济增长2.5%,而现在已降到1%以下。除了个别地区之外,房地产对于促进经济增长、提升百姓生活水平的作用,相较前20年已下降许多。

  再依靠基建拉动经济同样也有难度。一方面,全国大部分城市及城市间的基础设施已相当完善(除了个别经济发达地区路网密度还需加大);另一方面,拉动基建的一个重要机制——地方债的发行量也已比较大。

  因此,李稻葵认为,下一步促增长的关键在于产业,产业是经济升级的必由之路。

  “拼经济”靠五大万亿级产业

  在李稻葵看来,五大产业中每个产业规模都将在万亿元以上。

  首先是双碳和能源安全产业。李稻葵认为,当下双碳产业中,有四大主要技术路线“四马齐奔”,暂不能确定谁将是未来主流。

  一是电池技术。李稻葵认为该路线扩张较慢,很难快速提升规模。同时,电池尚未有突破性的技术革命,电池所需的锂、镍、钴等金属存量不一定能够支撑世界或中国进行能源转型。二是纯氢。其难点主要在于储运过程需要高压,以及终端的氢燃料电池技术价格昂贵。三是甲醇。其获得途径为利用液化氢和从大气中捕捉的二氧化碳进行合成。甲醇是所有石油化工的源头,如果甲醇的产量足够大,可以无需再进口原油。并且甲醇易储存,下游甲醇内燃机技术也已基本攻关成功。四是氨。其获取方式为使用太阳能制取的氢和从大气中捕捉的氮进行合成,氨也相对方便储运和燃烧。

  “我不知道这四个路线哪个能最终做成,但现在必须要开始大力推进能源转型。”李稻葵预计,我国双碳和能源安全领域每年至少将有5万亿产值。

  拼经济的第二个重点产业方向为传统产业的数字化。李稻葵认为,所有传统行业都可以通过数字化改造一遍,从红海中挖掘出增量价值。

  第三个产业方向为“补短板”的产业。李稻葵表示,“补短板”意在掌握产业的关键环节,这些环节往往溢价最高。“我不是说不能使用国外技术,而是国外技术非常贵。一旦我们在关键技术上获得突破,产业的盈利能力可以大幅提高。我国许多产业都存在这种情况。”

  第四个重要方向为保障经济安全的产业领域。例如,我国镍产量较低,但镍是不锈钢、锂电池的重要原材料,因此存在一定经济风险。李稻葵表示,其解决办法不是一定要完全自主生产镍。他建议,我国可自建镍矿库,用于储存半年至一年经济运行所需的镍矿。搭建镍矿库的工作需要由产业链协作完成,尤其是产业链中的国企应起到核心作用。因为这类项目需要大资金、需要政府支持,甚至需要国际关系的扶持。

  最后一个关键产业为科技创新领域。李稻葵表示,像量子计算、量子通讯这类我国与其他国家在技术上齐头并进的行业,要做好全产业链的配套跟进,保障相关零部件亦能处在世界先进水平。而对于其他国已完成从零到一开发、我国尚未掌握的技术,在当前形势下,我国为保障技术安全,很可能需要自己再从零到一跑通一遍。

  李稻葵总结道,在上述拼经济的五大产业中,除第二个传统产业数字化之外,其他都需要“国家队”承担起重要职责。(王玉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