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沙战事半年,以色列撤军了!然而……

2024-04-08 07:11:34 来源:新华社 作者:

  这张以色列国防军1月22日发布的照片显示,以军地面部队在加沙地带开展军事行动。新华社发

  新华社耶路撒冷/拉姆安拉/开罗7日电 4月7日,新一轮巴以冲突持续满半年,以色列从加沙地带南部撤出地面部队。

  半年来,加沙地带战火不仅在当地造成严重人道主义危机,其外溢效应不断向其他国家“辐射”,黎巴嫩、也门、伊朗等地区多国“相继入局”。与此同时,围绕永久性停火、释放被扣押人员的谈判尚无进展。

  虽然以色列进一步减少在加沙地带兵力,但考虑到日趋复杂的地区局势以及以美两国的“内心盘算”,加沙真正实现停火“道阻且长”。

  以色列突然大规模撤军

  以色列媒体7日报道,以军已经从加沙地带南部撤出所有地面部队,目前加沙地带只留下一个旅。

  以色列《新消息报》当天援引以军方消息报道说,过去几个月主要部署在汗尤尼斯地区的以军第98师从加沙地带南部撤出,标志着以军在加沙地带的兵力进一步减少。

  另据《以色列时报》报道,目前以军在加沙地带只剩下“纳哈尔”旅,负责保护内察里姆走廊的安全。该走廊横贯加沙地带北部地区,方便以军在加沙地带北部和中部开展军事行动,可阻断加沙居民返回北部,同时也是救援物资运入加沙地带北部的通道。

  去年10月7日,控制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对以色列境内军民目标发起突袭,导致约1200名以色列人死亡,另有约240人被扣押。以色列迅速宣布进入“战争状态”,在加沙地带开展高强度军事行动。

  加沙地带人道状况惨烈

  据加沙地带卫生部门统计,以色列对加沙地带的持续袭击,已造成超过3.3万名巴勒斯坦人死亡、另有超过7.4万人受伤;此外,加沙地带80%以上的建筑物被完全摧毁或部分损坏,不适合居住,230万人口中超过190万被迫离开家园;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报告显示,截至2月7日,加沙地带人口均面临严重的粮食不安全状况,其中超过50%处于粮食危机紧急状态。

 

  眼下,穆斯林正在过斋月。联合国安理会3月25日通过决议,要求斋月期间在加沙地带立即停火。然而,加沙战火并未消弭。本月初,以军在中部城市代尔拜拉赫的空袭,造成慈善组织“世界中央厨房”7名工作人员死亡,多个慈善组织随后宣布暂停加沙地带援助行动,这使得当地人道主义危机“雪上加霜”。

  记者近日在代尔拜拉赫了解到,有超过40万名流离失所者暂时居住在这座城市,他们忍受着食物、药品和水的匮乏。在加沙地带南端,口岸城市拉法被称作加沙平民的“最后避难所”,这个面积仅有55平方公里的城市已容纳超过150万巴勒斯坦平民。他们不但面临恶劣的人道主义环境,而且一段时间以来被“以军地面总攻”威胁“笼罩”。

  这是4月1日在加沙地带拉法一家医院拍摄的悲痛的人们。新华社发(哈立德·奥马尔摄)

  冲突外溢效应不断扩大

  本轮巴以冲突早期,以色列即在其北部边境,与支持哈马斯的黎巴嫩真主党交火不断;在红海,也门胡塞武装使用无人机和导弹多次袭击该水域与以色列相关的目标,美国和英国多次打击胡塞武装目标,多家航运公司不得不避开相关航道,全球海运行业受创。

  近期,本轮巴以冲突外溢效应更是剧烈“膨胀”。以军方1日用导弹袭击了伊朗驻叙利亚大使馆领事部门建筑,导致包括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两名高级指挥官在内至少13人死亡。伊朗方面誓言将做出强烈回应。以色列在全球各国的使馆目前高度戒备,该国卫生部还要求各大医院就可能出现的袭击做好应对准备。

  这是4月1日在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拍摄的空袭现场(手机拍摄)。叙利亚通讯社当日报道,以色列当天空袭伊朗驻叙利亚大使馆领事部门建筑。叙军方说,袭击造成大量人员伤亡。新华社发(胡马姆摄)

  在以色列看来,真主党、胡塞武装以及叙利亚、伊拉克境内一些武装组织都是伊朗的“代理人”。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国际关系专家约纳坦·弗里曼认为,以色列发起此次行动,是因为近期来自黎巴嫩、伊拉克和也门境内对以方的袭击有所增加。伊朗外交政策事务专家阿斯加尔·扎雷伊则认为,以色列袭击伊朗驻叙利亚大使馆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转移全球舆论对其在加沙地带“罪行”的关注度。

  真正实现停火“道阻且长”

  巴以最新一轮非直接谈判于3月31日在埃及首都开罗举行。4月4日,哈马斯高级官员乌萨马·哈姆丹说,停火谈判目前“没有进展”。舆论普遍认为加沙真正实现停火“道阻且长”。其根本原因在于,以色列右翼政府的强硬立场以及美国对以色列的偏袒都难有实质性转变。

  当前,以色列社会反对政府声浪高企。不少民众呼吁政府尽快与哈马斯达成协议,释放被扣押以色列人,并呼吁总理内塔尼亚胡下台、举行议会选举。近期,以色列民众每周六在全国各地举行大规模抗议活动。在刚过去的周六(4月6日),组织方宣称当晚的反政府游行有10万以色列民众参加。

  1月23日,在以色列特拉维夫的一处公墓,家人送别一名以色列士兵。新华社发(吉德翁·马科维奇摄/基尼图片社)

  埃及阿拉伯研究中心地区事务专家哈尼·贾迈勒指出,冲突结束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势必面临来自反对派和汹涌民意的清算,因此将冲突延续下去是他挽救其政治生命的唯一方法。这让他倾向于采取更加强硬和极端的政策,也成为停火谈判的重大阻碍。

  而以色列能维持强硬立场,则离不开美国的支持与偏袒。本轮冲突爆发以来,美国一直在向以色列提供军事援助和政治掩护。据美国现任和前任官员对媒体披露,冲突爆发后,美国政府已通过100多笔军售向以色列输送大量武器。在联合国安理会,美国多次否决旨在帮助实现加沙停火的决议草案。

  面对国内外压力,美国近来不得不在一些公开场合对以“施压”。对此,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撰文指出,这并非美国真心实意推动加沙停火,而是拜登政府出于自身考量所为,以图挽救美国国际形象和提振国内选情,以期于己有利。(文字记者:张天朗、吕迎旭、汪强、谢昊、董修竹、姚兵、柳伟建、冀泽、沙达提、李军、石松;视频记者:陈君清、杨依然、余福卿、王尚、萨娜·卡迈勒;剪辑:王沛;编辑:徐晓蕾、沈浩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