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古智能何政道:给传统行业插上无人化的翅膀

2024-05-04 10:07:37 来源:上海证券报·中国证券网 作者:操子怡

  从天空、地面到海洋,智能化、无人化渐渐深入人心。

  “我们希望打造新一代海、陆、空交通和安防解决方案,为能源、交通、应急等领域提供更安全高效、清洁的立体出行方案。”东古智能创始人何政道说。

  2015年,从中国商飞辞职的何政道创办了自己的公司——东古智能,成立9年,公司的无人机、陆地无人化装备,为三桶油和国家管网累计安全巡检数百万公里,为油企减少数亿元损失。如今,随着低空经济成为行业风口,何政道正与时代同频共振。“我觉得我是幸运的。”何政道说。

  离开商飞,跳出舒适区

  2006年,中国大型飞机制造正处在“从0到1”的起步阶段,为了培养大飞机所需要的关键人才,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等一批重点高校成立“大型飞机高级人才培训班”,旨在通过针对性培训,为大型飞机积累研发人才。

  当时正在北航求学的何政道,就是培训班的一员。毕业后经过层层选拔,何政道如愿进入成立不久的中国商飞,负责ARJ21和C919的技术集成工作,一待就是好几年。

  “坦率讲,离开商飞对我来说不是能力挑战,而是一个巨大的心理挑战。因为我在那挺好,大家对我也很好,我为什么要出来?”何政道说。

  时隔多年,回忆起当时的感受,何政道直言,在那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创业,甚至有出国的机会也选择了放弃。“创业的种子一旦埋下,就在心里疯长,同事们的挽留也无济于事,就是一种莫名要创业的冲动。”

  就这样,凭借这股“莫名的冲动”,2015年,何政道拉上四五个好友,在上海浦东不到70平米的张江人才公寓,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东古智能。

  尝试新赛道,走差异化竞争

  “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竞争激烈,而且已经有人做得很好了,所以我们选择尝试新的路。”谈及选择赛道的原因,何政道如是表示。

  近水楼台先得月。年少时在油田之城——山东东营长大,何政道首先想到了“能源设施巡检”这个应用场景。

  “我们专门做了一场油田客户的发布会,20多家企业来了,有6家愿签意向单位,我们选择了2家至3家去洽谈,第一笔意向订单就超过了1000万元,这为我们后面拿到第二笔融资奠定了基础。”何政道说。

  不过,创业过程没有永远的一帆风顺,进入创业第四年,外部环境的变化、市场增长的缓慢,迫使东古智能必须拓展业务,兑现对资方的承诺。

  “我们从空中做到了地面,给别人做控制器,甚至还接一些测试研究院的活。”何政道说,在进入地面无人设备的过程中,他发现,应急处置等恶劣环境存在很大的市场需求,例如在火情发生时,可以让消防机器人代替消防员冲到一线,以减少不必要的人员伤亡。“机器人的效能,能打水的高度和抵近的距离,处置效率都明显超过人。”

  就这样,东古智能从天空无人机,做到地面的特种无人化装备,然后又涉足水下无人机,构建起覆盖海、陆、空的十余款智能化产品。此外,东古智能还搭建了低空管控和行业级数字化云平台,形成了“三硬两软一云”的产品技术架构,累计业绩销售过亿元。

  找回初心,创业源自对新事物的好奇

  创业9年,何政道说,东古智能为“三桶油”和国家管网长输管线累计安全巡检数百万公里,在应急救援和消防处置方面,也为油企减少数亿元损失。

  但在早些年,因为创业进入瓶颈期,他有很长时间陷入低谷。“当时我都在怀疑为什么要创业,这个过程非常难受痛苦。后来我花了一年多时间给自己做心理治疗,还带大家一起去爬雪山。”

  何政道说,父亲给他取名“何政道”,没想到这个名字和他后来的兴趣恰好相同。老子的道德经,王阳明的心学……在这些古代哲学思想的熏陶下,何政道顺利走出了创业低谷期。“我相信那么多优秀的企业家、新势力,他们也一定会经历这个过程,没有经历过痛苦,就意识不到内心的力量。”

  2024年春天,随着“低空经济”一词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这一概念在资本市场迅速引起广泛关注。在记者采访前一天,工业和信息化部等四部门联合印发《通用航空装备创新应用实施方案(2024—2030年)》,提出要加快通用航空技术和装备迭代升级,建设现代化通用航空先进制造业集群,打造中国特色通用航空产业发展新模式,为培育低空经济新增长极提供有力支撑。

  作为无人机从业者,采访中的何政道难掩兴奋。“我觉得我特别幸运。”何政道说,2023年6月,我国无人驾驶航空器领域的首部专门行政法规《无人驾驶航空器飞行管理暂行条例》正式出台,今年1月起开始实施。“人最好做的事就是顺势而为,不能逆风而行。”

  乘着政策的春风,从最开始创业的激情,到创业中期的低谷,再到现在,何政道感觉重新找回创业之初的感觉。“创业是对未来、对新事物的一种持续的好奇,我希望每个人都能有这个心态,不管创业与否。”他说。(操子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