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债承销费率跌破千万分之五 低价承销缘何痼疾难除?

2022-09-22 08:06:01 来源:上海证券报 作者:严晓菲 记者 徐蔚

  金融债承销费率再创新低。近日,广发银行公示260亿元金融债的6家主承销商名单,分别为中信证券、国泰君安、广发证券、光大证券、中银国际证券和招商银行广州分行,承销费率在0.000046%至0.0002%之间。假设平均每家承销商可承销43.3亿元债券,按中标承销费率计算,承销费在1992元至8660元之间。

  某头部券商投行人士表示,虽然监管部门不断加大约束力度,但行业内低价承销痼疾难除。金融债费率相对更低,主要是因为发行人对相关业务了解程度较高,便于压价。同时,金融债发行规模大,承销商可以冲业务规模,容易提升市场排名。

  费率跌破千万分之五

  9月20日,广发银行公示公司260亿元二级资本债券发行的6家中标主承销商,其中光大证券、中银国际证券的服务费率分别为0.00005%和0.000046%;中信证券与招行广州分行、广发证券的费率分别为0.0001%;国泰君安的费率则为0.0002%。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继去年金融债承销费率低至百万分之一后,市场再次出现的“地板价”。

  从承销费用的绝对值来看,若以260亿元平摊分销计算,这6家机构中的最低承销收入仅为1992元,最高也不过8600元左右。若按平均费率0.0001%计算,260亿元债券的总承销费用仅为2.6万元。

  “现在金融债市场趋于饱和,同质化竞争加剧,迫使券商为了生存而不断降低承销费用,基本上只够保本,有些情况下甚至要倒贴。”某头部券商投行人士向上海证券报记者透露。

  低价图名不图利

  记者发现,广发银行去年就曾因发行的金融债承销费率低而获得关注。彼时,广发银行600亿元金融债主承销商中,申万宏源费率为0.0001%,中信建投费率为0.000133%,国泰君安的费率是0.0002%,招商银行广州分行的费率是0.0002%,华泰证券的费率是0.0003%,即该次金融债承销业务最低费率仅为百万分之一,最高也不过百万分之三。

  不可否认,金融债承销费用屡屡出现“地板价”“白菜价”。

  去年2月,嘉兴银行2021年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承销服务项目公示,中金公司以1万元的承销费中标。

  2020年11月,江西银行2020年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发行工作的主承销商采购项目公示,海通证券、国开证券、平安证券、中信建投证券中标,相关代理费总额仅1.5万元。

  上述券商投行人士表示,虽然监管部门不断加大约束力度,但行业内低费率现象仍然存在。金融债费率相对而言更低,主要是因为客户对相关业务了解程度较高,便于压价。同时,金融债发行规模大,承销商可以冲业务规模,容易提升市场排名。“一般而言,债券承销排名提升有利于券商树立品牌形象,而这对券商进一步拓宽业务、加大市场影响力和竞争力具有促进作用。”

  监管力度不断加码

  近年来,已有多家券商因承销费率过低而受罚,甚至被行业协会自律处分。

  2019年,广发证券因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参与公司债券项目竞标,被广东证监局责令整改。这是证券行业首张因违规“价格战”而领到的罚单。

  2020年,交易商协会第5次自律处分会议审议决定,对中信证券予以警告,并责令其在限期内整改。理由是中信证券在部分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项目招标过程中,承销费率报价远低于市场正常水平,预计承销费收入将明显低于公司核算的开展相关业务的平均成本,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或对市场正常秩序造成不良影响。

  为进一步规范债券承销行为,去年8月,交易商协会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债务融资工具承销报价规范的通知》,明确要求建立债务融资工具承销费率报备机制,对承销费率明显低于行业公允水平的项目进行执业质量督导检查,引导市场规范有序竞争。

  今年4月,中证协对《公司债券承销业务规范》进行修订,规定在承揽环节,明确承销机构在确定承销费用时,应当综合评估项目执行成本与风险责任,严格执行公司债券承销报价内部约束制度,加强承销报价内部管理,不得以明显低于行业定价水平等不正当竞争方式招揽业务。

  “价格战硝烟弥漫多时,监管力度不断加码,但短期行业情况很难有大的改变。”华东地区某投行人士表示,一方面是相关政策缺乏强制性,另一方面是同质化的服务特性缺乏议价底气及空间,潜在的行业焦虑催生不计成本的获客战略,这也倒逼投行往真正提供价格及价值发现的方向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