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证研究 | 以新模式和新业态推动外贸高质量发展

2022-03-03 08:08:08 来源:上海证券报 作者:李董林 李春顶

  在2021年外贸高基数的基础上,2022年我国外贸要保持稳定快速增长必然充满挑战,如下四个方面需要重点关注:

  第一,要高度重视打好各类外贸扶持政策的组合拳,努力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和外贸发展政策环境。

  第二,要加强外贸重点领域重大问题的追踪,加强外贸形势和内外经济环境的前瞻性研究。

  第三,要进一步推进各类外贸新模式新业态之间的有效融合,促进外贸创新和传统产业之间的有效衔接,促进外贸高质量增长。

  第四,继续强化外贸发展平台建设,促进RCEP、“一带一路”等对外经贸合作建设提速增值,加快CPTPP等区域贸易协定建设研究和融入进程。

  全国商务工作会议明确指出,2022年商务工作的重点是促进消费持续恢复,稳住外贸外资基本盘。同时提出,要更加注重高质量发展,促进商务发展结构优化、效益提升;更加注重开放合作,以高水平开放促进深层次改革、推动高质量发展。加强跨周期调节,落实好外贸政策,推进外贸创新发展。

  新模式和新业态是外贸创新发展的主要方式,是2022年推动外贸高质量发展的动力源泉。

  2021年中国外贸成绩喜人

  2021年我国外贸进出口实现较快增长,规模再创新高、质量稳步提升。根据海关统计数据,2021年全年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创39.1万亿元的历史新高,同比增长21.4%。其中,出口21.73万亿元,增长21.2%;进口17.37万亿元,增长21.5%。全年货物贸易顺差4.37万亿元。根据商务部服贸司数据,2021年全年服务进出口总额达5.3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6.1%。2021年全年进出口逆势增长充分说明,尽管面临严峻的内外部经济环境,但我国长期向好的经济发展基本面没有发生变化,新的经济形态、新的经济模式和新的经济增长点不断涌现,2022年中国外贸势必将继续负压前行,再创新的增长奇迹。

  图1 2021年1-12月进出口月度数据及变化情况

  注:数据来源海关总署数据库,当期值为万亿元人民币。

  此外,2021年我国外贸在市场主体结构、产品结构和区域结构上也具有新的典型特征。在市场主体结构上,具有外贸实绩的企业数量同比增加3.6万家,达到56.7万家,其中民营企业以48.6%的外贸占比稳居第一大外贸主体地位,外商投资企业和国有企业外贸贡献稳中有升。在外贸产品结构上,出口方面,机电产品、高新技术产品、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大幅度增长,其中高新技术产品出口增长动力尤为强劲;进口方面,农产品进口占进口总规模的比重达到8.18%,半导体器件、集成电路、飞机等产品保持高速增长,能源类产品进口总额大,但进口量不及预期。而服务贸易领域,知识密集型服务、运输服务、金融服务、电信计算机和信息服务等增长较快,但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国际旅行相关服务贸易下滑达到22.5%。外贸区域结构上,除传统的主要贸易伙伴外,我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外贸表现亮眼,进出口规模明显提升,增幅达到23.6%,高出同期外贸整体增速2.2个百分点。

  2022年外贸增长的形势与动力

  尽管2021年我国外贸数据取得了新的历史性突破,展现了强劲的外贸韧性和市场主体活力,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国外贸结构优化的阶段性成效,但也不可忽视疫情作用下的临时性需求增长和部分产品的价格上浮对我国外贸增长的较大影响。2022年全球疫情反复的局面仍将持续,外需尚未见顶回落,外部生产力完全恢复尚需时日,同时局部突发性地区冲突和贸易摩擦等因素叠加,因此2022年我国外贸发展机遇与挑战并存。

  (一)2022年外贸增长的总体形势

  综合来看,2022年我国外贸发展与疫情形势的变化仍将高度关联。一方面,国内疫情有效防控和国外疫情反复将进一步凸显我国社会生产力和产业链优势,同时外部市场缺口仍难以快速修复,因此预计2022年我国外贸将总体保持中高速增长,但上下半年将存在明显分化。另一方面,随着全球疫苗接种率提升和全球产能复苏,我国外贸出口增速或将缓慢下滑,但能源、农产品、化肥等大宗商品价格攀升将导致外贸规模居于高位。

  进口方面,预计2022年全年保持高位增长。受全球疫情和国内经济形势影响,上半年进口有望保持中高速增长;下半年,预计国际生产市场随着疫情防控形势的好转而快速复苏,国内相关生产环节进口缩减回落,进口下行压力增大。2021年10月以来国内制造业活跃度持续上涨,外贸采购活跃,为2022年上半年外贸进口的中高速增长奠定了基础。同时,国内消费市场复苏产生的内需增长造成了外贸进口增长的支撑性力量,将明显有助于今年全年外贸进口的增长。

  出口方面,预计2022年我国外贸出口将保持中高速增长,海外市场需求复苏与海外市场供给不足之间的落差短期内难以修复,同时“奥密克戎”的冲击加剧了海外市场的供给空缺,因此预计上半年外贸出口将保持稳定的中高速增长,但全球产能的恢复和主要原材料价格的攀升等因素将抑制出口增长,下半年我国外贸出口增速或将下滑。

  (二)2022年外贸增长的主要动力

  尽管当前外部地缘政治、经济环境更趋复杂严峻和不确定,国内经济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等多重压力,局部突发性地区冲突、金融风波和经贸摩擦等不利因素叠加,但2022年我国外贸整体增长的大趋势是十分明朗和可期的。总结来看,2022年我国外贸增长的主要动力有如下四个方面:

  第一,国内疫情防控政策成效显著,国内社会生产和消费需求全面发力,形成了我国外贸进出口整体增长的基本保障。疫情的巨大冲击和管控的失利导致欧美等发达经济体市场生产端、需求端和供应链各环节的创伤短期内难以彻底好转,而国内“外防输入,内防反弹”防控策略和系列防疫举措成效突出,以及快速复苏的强劲生产、供给和消费能力则形成了外贸进出口增长的底气。

  第二,庞大的国内生产和消费市场是任何经济体都难以复刻的外贸增长动力。强大的内部市场增长动力是我国外贸发展的支撑性力量,长期的产业结构优化和外贸结构调整下形成了完整的外贸产业链,在全球经济萎靡不振的大背景下,“出口转内销”成为推动我国外贸持续增长的重要动力,也是2022年我国外贸有望继续保持中高速增长的重要原因。

  第三,跨境电商、数字贸易、服务贸易、市场采购贸易等外贸新模式、新业态成为我国外贸增长的新动力。随着电子信息、空天技术、生化技术、人工智能、5G、区块链等新兴尖端技术取得关键性突破,我国外贸快速形成了一批新的增长点。以跨境电商为例,2021年跨境电商进出口规模达到了1.98万亿元,同比增长15%,未来仍存在难以估量的增长空间。

  第四,“稳外贸、保增长”的系列政策为2022年我国外贸持续中高速增长提供强大的政策支持。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2022年要“稳字当头、稳中求进”,要充分挖掘出口潜力,保持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畅通、稳市场主体保订单。2022年我国将继续构建以进一步加强财政金融,增设一批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培育一批离岸贸易中心城市等为核心的“稳外贸、保增长”系列政策,通过实施进出口支持、降税减负、通关便利化、保障大宗商品进出口等一系列措施进而产生强大的外贸政策推力,形成2022年外贸增长的重要动力。

  (三)2022年外贸增长的主要挑战

  相较2021年,2022年我国外贸发展环境发生较大转变,支撑2021年外贸高增长的订单回流、原材料和成品多重价格上涨等阶段性利好因素难以持续,同时叠加超高基数影响,2022年我国外贸发展面临诸多新的挑战,总结来看具体有如下三点。

  挑战之一,全球新冠肺炎疫情走势扑朔迷离,能否得到有效控制面临诸多不确定性。开年以来,全球许多国家和地区出现疫情反弹,尽管国内疫情得到控制,但更大范围的全球病毒变异和疫情发展趋势仍难以预料,疫情导致产业链各环节效率降低,供需双降,贸易受阻严重。

  挑战之二,地缘政治冲突加剧,贸易保护主义持续,将影响我国外贸进出口发展。例如,近来俄罗斯和乌克兰冲突将直接影响国际能源和部分稀缺资源的价格走势,相关外贸产业也将受波及;近年来以美国为主的部分西方国家搞的那些贸易争端和技术封锁等也是外贸发展的阻碍因素。

  挑战之三,外贸成本提升等不利因素也是今年我国外贸增长的一大挑战。近年来,国内人力成本增长,同时能源价格攀升引起的产品成本和运输成本攀升,直接影响了2022年我国外贸的增长。

  新模式新业态是未来外贸增长的方向

  近年来,在党中央、国务院的统一决策部署下,外贸工作围绕培育外贸新业态新模式、促进外贸稳定发展和质量提升下功夫,推动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2021年7月13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快发展外贸新业态新模式的意见》,针对外贸新业态新模式发展的相关问题进行了五个方面20项重点工作的部署,进一步促进外贸新业态新模式健康持续创新发展。这充分说明了新业态新模式是未来我国外贸增长的方向。

  外贸新业态新模式是外贸发展的新动能和重要方向,是一个崭新而且专业的课题。培育外贸新业态新模式在外贸创新和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中起到了基础性、引领性和战略性的作用,是创新发展的枢纽和关键节点,已经成为主要贸易国家抢占世界贸易发展新高地的主要方向和重要抓手,对稳定外贸增长和促进外贸整体转型升级至关重要。外贸新业态新模式的培育是一项系统工程,具体而言,有如下四个方面需要高度关注:

  其一,要加强外贸新业态新模式培育政策体系建设,强化对保税维修、跨境电商、数字贸易、离岸贸易、外贸综合服务、市场采购贸易等外贸新模式新业态的财政、金融、人才培养、技术革新等各环节政策支持,营造良好的政策环境,促进新业态新模式快速良性发展。

  其二,要加大对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优秀海外仓企业、海外仓服务网络平台、保税维修企业等展开全方位的打造,形成体系化、规范化、专业化的支撑体系,推动新业态新模式的发展。

  其三,要积极完善与外贸新业态新模式相匹配的监管体系创新,目前外贸新业态新模式处于起步阶段,相应的监管思维、监管手段、监管模式都需要及时调整创新,通过持续优化外贸营商环境推动外贸大局稳定发展。

  其四,要积极开展基础设施建设,充分利用新技术新工具赋能外贸发展,形成与外贸新业态新模式相适应的产业配套,包括大数据、人工智能、数字经济、5G技术、跨境电商、数字通关、数字物流、数字支付和数字溯源等顺应外贸新业态新模式发展趋势的基础建设,提升外贸创新发展的整体质量。

  跨境电商、数字贸易等外贸新业态新模式发展的成绩与政策

  随着数字基础设施的建设和数字化贸易体系的逐步完善,近年来以现代信息技术为基础的跨境电商、数字贸易等外贸新业态新模式,已经成为世界主要经济体抢占的新的外贸制高点,因此建立以数字贸易、跨境电商、海外仓建设、离岸贸易等为发展核心的外贸新业态新模式政策体系,培育外贸新业态新模式,挖掘外贸增长潜力,巩固外贸大局稳定性,已经成为2022年以及更长时间范围内推动我国外贸发展的重点工作内容。

  图2 2010-2021年我国跨境电商发展情况

  海关数据显示,近五年来我国跨境电商增长近10倍,其中近三年跨境电商零售规模年均增长56%,依托海外仓的B2B2C模式形成业界焦点,跨境电商与海外仓有机融合和全流程无缝衔接形成了外贸高质量发展的典范。2016年以来,通过对外签署电子商务合作备忘录并建立双边电子商务合作机制,极大的拓宽了跨境电商合作空间,有效促进了外贸的稳定,尤其是在遭受疫情等外部因素冲击时,跨境电商等新业态新模式的稳定性优势充分显现。我国在培育外贸新业态新模式方面已经取得了阶段性成效,截至2021年底,我国外贸综合服务企业超过1500家,已开展实际业务海外仓数量超过2000个,加工贸易保税维修项目已建成约130个,离岸贸易等外贸新业态新模式稳步发展,并持续增强外贸发展的扶持性输出。

  以跨境电商和数字贸易为代表的外贸新业态新模式在政策层面也取得了阶段性突破。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发展外贸新业态新模式的意见》《“十四五”对外贸易高质量发展规划》《“十四五”商务发展规划》《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国家外汇管理局关于支持贸易新业态发展的通知》等一系列重要规划都将发展外贸新业态新模式作为重点内容,强化外贸新业态新模式的战略重要性,在战略布局、创新支持、业务便利化、业务数字化、风险防控、监管创新等方面发力,逐步形成了我国探索外贸新业态新模式的政策体系框架,为全面推动外贸高质量发展奠定基础。

  对策建议

  在2021年外贸高基数的基础上,2022年我国外贸要保持稳定快速增长必然充满挑战,如下四个方面需要重点关注:

  第一,要高度重视打好各类外贸扶持政策的组合拳,努力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和外贸发展政策环境。落实好、利用好一系列稳外贸的政策措施,各地方、各部门充分发挥区域和部门优势,推动外贸产业结构升级,激活外贸主体市场活力,提升外贸产业链各环节的协同性,促进外贸规模稳定快速增长,切实落实好各项外贸发展政策,尤其是外贸发展的卡脖子问题和核心增长点问题。

  第二,要加强外贸重点领域重大问题的追踪,加强外贸形势和内外经济环境的前瞻性研究。2022年要继续做好月度、季度和半年度等不同时间节点的外贸形势研判分析,及时准确分析外贸走势和国内外发展局面,围绕不同产业、不同市场主体、不同产品、不同区域等开展专门性研究,提出针对性强、可操作性强和有助于外贸高质量发展的前瞻性政策建议。

  第三,要进一步推进各类外贸新模式新业态之间的有效融合,促进外贸创新和传统产业之间的有效衔接,促进外贸高质量增长。培育外贸新业态新模式是一项持续性的工作,既是推动2022年外贸增长的短期性工作任务,也是培育外贸新动能,提升外贸质量的长期性工作,因此要制定短中长不同阶段的工作思路,促进外贸新业态新模式的内外部有效融合,形成短期的外贸增长贡献力和中长期的持久性、战略性外贸发展支点。

  第四,继续强化外贸发展平台建设,促进RCEP、“一带一路”等对外经贸合作建设提速增值,加快CPTPP等区域贸易协定建设研究和融入进程。RCEP正式生效为我国外贸发展注入了持久动力,2022年我国以RCEP为基础的外贸规模有望实现飞跃式发展,大量立即零关税产品将给进出口贸易带来明显的机遇。2021年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进出口贸易实现了高速增长,逐步形成了新的外贸关键增长点,今年要继续巩固和提升与沿线国家的外贸关系和外贸规模,同时要积极推动融入CPTPP的进程,加快其他自贸区的研究和谈判工作,挖掘外贸发展潜力。

  (李董林为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博士生;李春顶为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经济贸易系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