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资弱市寻出路 可转债“炒新”潮涌

2022-04-25 08:01:04 来源:上海证券报 作者:孙忠

  4月8日,盘龙转债挂牌交易,最高涨幅230%;4月19日,聚合转债上市首日最高涨200%;4月21日,山石转债上市首日大涨120%……

  4月份可转债市场迎来了一波罕见的新券暴涨行情。可转债新券动辄出现单日30%以上的涨幅,上市首日涨幅甚至高达数倍。

  不过,这种暴涨背后游资炒作痕迹明显,过高估值往往不能持续。多位市场人士认为,这波新券脱离估值的大幅上涨不利于树立正确投资理念,同时过度炒作酝酿巨大风险,最终买单往往是中小投资者。

  转债新券大热

  4月份,A股新股频现破发,打新族情绪低落。但可转债新券市场却一反常态,走出一波大涨行情,涨幅再度刷新纪录。

  盘龙转债上市大涨,成了本轮新券行情的导火线。

  4月8日,盘龙转债正式上市。这是一只不同于以往品种。盘龙转债是A股有史以来上市前转股价值最高的品种,上市前已经到了254.04元。该券正股盘龙药业此前在15个交易日中实现了12个涨停。

  盘龙转债上市后,果然大涨。不过令人惊讶的是,其不仅将正股涨幅所带来的预期兑现,同时,还大幅拉升了自身估值。在资金推动下,该券4月份最高触及338元,涨幅238%。

  盘龙转债的巨大涨幅在短短两周内便轻松实现。随着盘龙转债拉升,一波新券炒作行情开启:上市不久的泰林、卡倍等转债均出现大幅异动,其中泰林转债从180元最高涨至514元,仅仅耗时7个交易日。

  19日,聚合转债的上市再度将此轮新券行情拉升到新的高度。聚合转债上市首日涨幅便触及200%的涨幅,达到了300元的高位。尽管此后涨幅回落,但收盘仍维持了233元的高位,单日涨幅133%。次日,聚合转债再度创出新高,收盘大涨10%。

  此后,新券上市首日均呈现出大涨态势。21日,山石转债上市首日涨幅一度高达120%。

  不同寻常的大涨

  尽管此次新券集体大涨突如其来,但有一些特点可寻。

  此轮转债新券大涨行情,不仅仅包含了刚刚上市的新券,还有上市不久的次新券。这些品种涨幅巨大,远远超出了此前的炒作程度。

  例如,聚合转债和山石转债的首日动辄翻倍的表现,也刷新了2017年以来新券首日最高涨幅纪录。在过去炒作中,如此涨幅往往需要多日拉升才可以实现。

  从品种选择的角度来观察,可以发现,大涨品种均是小盘品种,而大盘新券涨幅明显偏弱。4月涨幅靠前的9只品种规模余额大部分低于3亿元。同时,沪市品种更受青睐。

  而且,暴涨品种普遍拥有“难以理解”的高估值。以盘龙转债为例,上周五收盘报收228元,转股溢价率高达63%。而泰林转债的转股溢价率更是高达312%,即可转债价格较正股贵3倍。

  观察这些大涨可转债,还可以发现普遍存在的共性:可转债涨幅明显优于正股,甚至正股大幅走弱。

  数据显示,4月份涨幅居前的9只新券正股无一实现上涨,均为负收益。其中盘龙转债较月初大涨128%,但正股盘龙药业较月初跌40%;泰林转债上涨106%,但正股泰林生物跌4%。

  行情波动下的游资突破点

  “此次新券大涨背后,更多是资金炒作!”多位市场人士向记者解释道。

  一位可转债基金经理表示,已经关注到了这个现象。他认为,相关个券涨势惊人,这种暴涨背后更多是炒作,过高估值缺乏持续性。

  “尽管整个市场规模并不太大,此次新券暴涨显示投资者分层现象明显。机构买入可转债,往往是中长线持有,而游资无所顾忌。”上述可转债基金经理表示。

  沪深交易所数据显示,在可转债市场交易中,自然人交易占比极高,私募次之,而公募基金、保险、券商等机构交易占比很低。3月份,深交所可转债成交共计2.2万亿元,其中1.54万亿元为自然人贡献,而私募基金贡献了4800亿元的成交额。

  不过,知名私募迎水投资基金经理陈远芳认为,即便是私募基金,也很难采取此种炒作方式。在低迷的市场中,低风险策略明显更优。

  广州嗣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晓东表示,本轮仅仅流通规模小的新券暴涨,发行规模大的新券并不明显。同时,这也与大股东配售的可转债有半年限售期相关。

  由于大股东配售可转债存在6个月内不能减持的规定,这直接导致不少品种流通盘偏小。例如盘龙转债,规模2.76亿元,同时大股东配售了43%的筹码,短期并不可以进行交易,因此实际流通盘极低。

  相反,一旦大股东减持,将对于市场价格形成明显冲击。例如联泰转债在3月份宣布大股东减持所配售转债后,市场价格连续走弱,近乎腰斩。

  一位私募人士向记者表示,在本轮新券暴涨前,“埋伏”了部分仓位,但更多是通过“撒网”方式进行。总体有所收获,但此类操作无法放量,纯属锦上添花。

  兴业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左大勇在其新券定价分析报告中认为,新券如果上市定价合理,机构看中上市初期的流动性会积极参与。由于大股东配售部分要半年后减持,意味着上市抢筹会明显推高新券价格。这样的特征其实也给了活跃资金更“积极有为”的基础。

  他认为,上市后的高定价和高溢价,会限制偏中期底仓布局的机构进场,活跃资金反而有了更多筹码和空间来交易获利。

  风险暗藏

  脱离估值的暴涨,蕴含着极大风险。

  张晓东表示,4月的暴涨行情,是游资在市场整体表现疲弱中寻找出路的一个方式。这种操作是游资通过暴涨方式吸引跟风盘来获利,但很难持久,容易造成暴涨暴跌。

  他表示,这种炒作本质上就是筹码炒作,历史上完全脱离价值的权证炒作也是类似情况。

  从此前数轮可转债炒作行情看,在没有正股支撑情形下,暴力拉升,很多品种将无法收复高点。因此不少投资者会造成损失,长期来看不利于可转债市场健康发展,最后买单者往往是中小投资者。

  此前的“妖券”再升转债在炒作至415元之后,一路下跌,直至退市亦未站上此前高点。

  “需要警惕的是,未来随着大盘企稳走强,此类炒作将失去土壤。”张晓东表示。

  从最新披露的基金一季报看,不少机构正在看好未来A股的行情。

  “考虑到权益市场中期来看已经进入高胜率高赔率阶段,对可转债市场也相对乐观,在估值不回升的情况下也可能跟随权益市场回升走出上涨行情。”南方希元可转债基金基金经理刘文良表示。基于这种市场判断,刘文良在一季度末适当提高了股票和转债仓位,积极把握二三季度的市场行情。